当前位置:主页 > 333783.com >

333783.com

张贤亮一生传奇充满故事 曾言“文学史绕不过我”

发布日期:2019-10-04 01:38   来源:未知   阅读:

  中新网9月29日电(唐云云)综合报道,27日下午,曾创作《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作品的当代著名作家张贤亮因病医治无效在银川去世。他有多重身份,如“首个突破性禁区作家”、“西部影城创办人”等等,引发读者追忆怀念。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文学作品中擅写爱情,但张贤亮却自称“生活中不可能有爱情,除非像贾宝玉一样多情”,知足于有一双儿女的陪伴。

  中新网9月29日电(唐云云)综合报道,27日下午,曾创作《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作品的当代著名作家张贤亮因病医治无效在银川去世。他有多重身份,如“首个突破性禁区作家”、“西部影城创办人”等等,引发读者追忆怀念。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文学作品中擅写爱情,但张贤亮却自称“生活中不可能有爱情,除非像贾宝玉一样多情”,知足于有一双儿女的陪伴。

  张贤亮是华语文坛颇有影响力的一位作家,他于1936年出生,新时期进入他创作的“井喷期”,被认为是伤痕文学、反思文学的代表作家。他的短篇小说《灵与肉》、《肖尔布拉克》、《初吻》等,中篇小说《绿化树》、《青春期》,长篇小说《男人的风格》、《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都被认为是其代表作。

  张贤亮的作品以其充满人性温暖的故事和新锐的思想,在公众阅读中激起了巨大波澜。上世纪八十年代,张贤亮的作品中就敢于严肃而谨慎地描写“性”,有评论家称,“没有张贤亮的作品,中国作家大概还不敢理直气壮地谈情说爱”。

  事实上,张贤亮罹患肺癌已经一年多,家在宁夏的他此次特地来北京协和医院医治,但最终病情恶化辞世。媒体引述作家冯骥才回忆称,“一年前,他查出了肺癌,当时已经是晚期,情况很不乐观。最初得知消息的李小林(巴金之女)告诉了我,我当时就掉眼泪了,然后我慢慢静下来,觉得我首先得安慰他,就给他打电话,没想到他反过来还安慰我。”

  老友高洪波则表示,今年3月份,罹患癌症的张贤亮来北京看病,“我们几个作家老朋友,包括张抗抗等,在北京相聚了一次,张贤亮半开玩笑地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但文学史是绕不过我的’”。

  他透露,当时张贤亮吃中药过敏,身上痒得难受,但他很坚强,依然充满着对病的蔑视。“当代文学史确实是绕不过他的。不幸被他说中,我们真的是见了最后一面”。

  “他发病发得很突然,前年十月我遇到他,他悄悄跟我讲了病情,我当时完全不相信,我觉得他在开玩笑,或是小题大做。”作家梁晓声回忆,“我以为是一般的肺病,还嘲笑他。www.www2492.com但当时他说得特别认真,来北京看病的时候我和张抗抗去看他。当时中医说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他这么快走了我也很惊讶,我们当时都是比较乐观的。”

  有人称张贤亮“可能是中国作家中最会做生意的人,也可能是中国商人里最会写小说的人”。除了著名作家、宁夏镇北堡西部影城创办人这样比较为人熟知的身份外,张贤亮还获得过“中国十大慈善人物”、“中国十大收藏家”、“中国十大才智人物”等诸多荣誉头衔。

  他曾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宁夏文联名誉主席兼宁夏作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联委员;连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至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宁夏回族自治区“特殊贡献的知识分子”称号,被中国文化部评为“中国文化产业十大杰出人物”之一,并获得“希望工程特殊贡献奖”。2008年张贤亮被评为“中国十大慈善人物”和“中国十大收藏家”、“中国十大才智人物”、“影响宁夏50年人物”,2010年还被评为“宁夏慈善大使”。

  《江南》杂志社主编袁敏曾在上世纪90年代采访过张贤亮,并写过一篇《出卖荒凉的启示》,“他那时候就对经济话题感兴趣,瘦高、清癯、非常健谈,当时作家做生意的很少,张贤亮属于特别有生意头脑的”。

  知名女诗人空林子则称张贤亮是个特别有爱心的人,“他很有社会责任感,最近几年,他每年都捐出上百万补助一些不属于或超出医保范围,而家庭又无力承担医治费用的病人。”

  事实上,自2010年初开始,张贤亮以个人名义每年捐赠150万至180万元对宁夏贫困患者实施“救生行动”。近年来,救助患者达到百余人次。

  张贤亮一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越活越年轻,我从来不觉得我有77岁,我觉得我好像才17岁,我最羡慕的人就是007。”而不少采访过张贤亮的媒体人都有一种相同的感受,他在受访时直接、坦率、无所顾忌,甚至令采访者汗颜。近年来他也过得洒脱不羁,闲时练练书法,散散步,甚至“赶时髦”看美剧。

  女作家徐小斌对他的作品便颇为赞赏,并曾与其有过数面之缘。“我曾经在第六届作代会上见过张贤亮先生。那天他穿着一身缎子唐装,绣着大幅的花儿,刚好坐在我们前排。”虽然未能多有交谈,但那次的会面也给徐小斌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们一些年轻作家都站在后面。瞧着张老师的样子蛮精神,跟老作家互相开着玩笑,十分开朗。”

  与徐小斌不同,白烨与张贤亮则极为熟悉。有时张贤亮来到北京,白烨常会前去探望:“张贤亮身患癌症多年,作品写的也少了许多。在那一代作家中,他比较容易打交道,也很讨女性喜欢,约略一米八五的身高,很有风度。”

  在外人看来,张贤亮是著名作家,略给人严肃之感。但在白烨眼中,张贤亮则是一个豁达幽默、爱开玩笑的好朋友。他说:“作家铁凝有一部很有名的作品《大浴女》,有一次吃饭,我就开玩笑吓唬他:《大浴女》把你写成男主人公了。”

  吃了一惊的张贤亮赶紧询问详情。白烨当时则笑着告诉他,那个角色基本还是个正面人物:“他说你快给我找本书来,后来我便如约送了他一本。因为了解他随和睿智的性格,所以虽然我比他小,但也敢跟他开玩笑。”

  “还有一次在北京,他写两幅字挂在宾馆墙上。我去看他,他询问我两幅字水平如何。”白烨开始颇有为难,“字写得不能说很好,又不能说不好(毕竟刚开始练),我就开玩笑说你这个字,搁在桌子上不错,挂在墙上就‘差点儿事儿’,他还有些不高兴,其实就是个性情中人。”

  “他是我认识的作家中,第一个共餐时为女士挂大衣、围巾,轻轻用双手移开椅子,为女士让座的男士。他身上嫁接着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屠格涅夫的风格,还有来自民国的风范。这一切和20年底层生活奇特结合,形成一道壮丽奇瑰的生命风景线。他让我觉得,他早就从文学中溢出去了。”茅盾文学奖获得者王旭烽27日晚10点半写道。

  张贤亮留给媒体的印象是儒雅、幽默和自信,有一种岁月无法遮住的锋芒。2010年3月,中国作协年会在重庆召开,74岁的他应邀到会,颀长挺拔的身材,一丝不苟的着装,标志性的金边眼镜,十分儒雅。

  张贤亮很喜欢被采访,总能几句话就把女记者们逗笑,而且极有自信。当时有媒体跟他聊天时说:“前两天看了一期你的节目,上面有你母亲的照片,发现你母亲好漂亮。”张贤亮当时毫不客气,颇为自豪地回应:“你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我母亲肯定漂亮。在燕京大学和哈佛大学读书时,追我母亲的人就多如牛毛。”聊天中,张贤亮数次提到自己是“贵族”,“也只有贵族的血统,才能养出我这样的人物。”

  张贤亮的作品,不论《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还是《绿化树》,对爱情都做过大量描写,而他生前在一次采访中却流露出一种对爱情的绝望。“我的书中都有爱情,但实际上在写这些爱情时,生活中的我根本就不可能有爱情。但是正因为我自己没有爱情才把爱情写得特别美好,如果我真有爱情可能反而觉得爱情不怎么样。所谓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除非像贾宝玉一样多情。”

  2012年,一则“知名作家张贤亮包养5位情人”的传闻曾在网上传开,引发热议。当时,微博上一个账号为“做他的情人”发微博称,“十月一日那天,我和老太爷终于分手了,平时,我口中所说的老爷子就是‘张贤亮’作家、宁夏西部影视城主席,极度变态!五个情人,我就是其中一个”。

  该微博在网上被大量转发,张贤亮后接受采访谈及此事时,语气颇为淡定,他言语中没有愤怒,反而多次开口大笑。他表示这没什么,自己不会回应这件事情。他还提到微博里的内容他有看,简直就是个“”。

  实际上,张贤亮有一个儿子,后又有一位5岁的养女。他曾表示,除了作品、儿子、镇北堡影视城,最得意的是他的小女儿。“我这个小女儿是我做慈善带来的,有一次我去参观宁夏福利院,非常感动。有个孩子10个月大了,她还不会站,可能是有点营养不足。这个孩子先是被遗弃在医院的长凳上,后来又被送到收容站,最后再送到福利院。工作人员把孩子抱来一看,跟我就有磁场,我就要了她。她现在才会走,会叫爸爸、妈妈,很可爱。”

  这个自称“人生经历就是一部厚重小说”的经历曲折的作家,对自己的人生很满意。他曾表示,“人生最大的回报是求之不得,得之不求。我没有刻意地想要什么,但都给我了。当时我只不过是想宣泄一下子,如此而已,没想到有名了。办影城用的是我自己的钱,没想赚钱,结果钱也来了。虽然前半辈子让我受苦,但后半辈子我想得到的都有了。我原来没儿子,现在有了;想要一个女儿,现在也有了。特别好。”

  出版有《行者的迷宫》等作品的记者朱又可说:“贤亮先生几个月前说,你不要给我打电话,我在等死,但他也不让告诉别人。”朱又可说,彩库宝典下载安装,张贤亮给他讲的是如果明年这时还没死就再联系,“那时他会写写病苦经验与对死亡的沉思。”

  作家叶开:他是一位趣人,浑身故事,游戏人生而有大情怀。2009年在马缨花宾馆跟他聊了很久,蒙题赠长篇小说《一亿陆》等。曾想写《张贤亮评传》。怀念!

  作家陈村:张先生是中国作家中少有的真土豪。将写作、行商、参政、行乐结合得那么无隙,卖出西北的荒凉,很难得。

  作家虹影:他早期所有作品都读了,后期的没有读。香港刘伯温论坛资料,这个人很可爱,直来直去,不掩饰,喜欢女人,也不装,很直率,少见。总之是个讨人喜欢的人。

  导演王家卫:第一次来内地拍的电影是《东邪西毒》,当时得到了西部电影集团和张贤亮老师的很大支持。今天,两个张老师(另一位是指《东邪西毒》的主演张国荣)都不在了,我感到很遗憾。中国电影需要张老师这样优秀的人才,这样中国电影才有希望。

  1957年在““中,张贤亮因发表诗歌《大风歌》被划为“分子”,“劳动改造”长达22年。当时的他便留下了“敢言”的名声,他的很多观点尽管充满争议,但却一针见血。

  张贤亮曾谈及90年代文学,他说“90年代文学已经衰竭,文学逐渐离开人们的视野。文化多元化了,人们的业余时间分流了。90年代起,人们开始向钱看了,而又是90年代,我该写的都写了,完成了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我们这一批新时期的文学作家逐渐退到二线年代风云一时的旗手也开始进入衰退期。在那个历史状态下,我尽到了自己的历史责任。”

  对于自我贴上“贵族”标签,他曾解释,“我自认为是精英,但不是不爱护农民。我是贵族,能真正关心农民的贵族。”

  而谈及经商对于写作的影响,他曾说,“作为一个作家,‘下海’的经历丰富了我的创作素材。这几年我虽没有发表重要作品,并不等于我没在写作。现在中国文坛的风气不正,信仰迷失、礼崩乐坏,也不是发表重要作品的时候。”

Power by DedeCms